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做销售的妈妈】【作者:gonglinshishabi】

        我的妈妈叫徐漫,今年四十一岁,身高167,体重98斤,至于照片
在下面给出来,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妈妈一个人带着我,不仅要还房贷,还要养
活我,好在妈妈在她现在的公司每个月提成还不少。

  说到公司,我就要介绍一下,妈妈在一个规模不大的保险公司裡做销售,业
绩在他们公司算是名列前茅的,原因大家可能也知道,做销售的免不了跟客户喝
喝酒什麽的,很正常。

  直到有一次我看见洗衣机裡有好几条情趣蕾丝边内裤,紫色的,蓝色的,黑
色的都有,其中黑色内裤上还沾着一些液体,乳白色的,滑腻腻的……可能是妈
妈下班回来太累了,扔在洗衣机裡忘记洗了。

       还有一次妈妈上班忘记关自己卧室的门,我在妈妈的房间裡看见一个假阳具,
放电池的那种。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妈妈的不光做销售,还负责给同事们泻火……而且不单单
是通知,妈妈为了业绩为了客户,也出卖过自己的身体。

  「小宇,妈妈今天晚上有事,你自己买点饭吃。」

  「知道了,妈妈。」

  「写完作业早点睡。」

  妈妈今天晚上又出去陪客户了,这人姓李,妈妈叫他李总,妈妈陪他喝酒也
是为了卖出一份保险。

  今晚妈妈过来给他敬酒的时候,李总微微一低头,就从妈妈的领口看进去,
白嫩的酥胸,胸罩边缘是黑色的带蕾丝的,李总也站起来回敬她,看着妈妈有点
微醺,于是手装作不经意,在她的包臀裙上摸了下,弹性十足,妈妈身子一颤,
装作没事的样子,还在跟我寒暄,我手上用力加把劲捏了这个翘臀一下,真有弹
性,裡面是裤袜和小内裤,滑腻腻的。

  「呵呵,有门了,但是不能太过。」李总心裡暗道一句。

  吃喝的差不多了,两个人都醉醺醺的从饭店出来,妈妈扶住了李总的胳膊,
「李总,你看我们这个保险……」

  「呵呵,明天你过来吧,来我办公室聊。」李总摆了摆手。

  「好的好的,那李总咱明天见,我给您叫了车,您早点休息。」临走李总还
拍了拍妈妈的屁股。

  第二天上午,李总的公司。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妈妈穿着白色上衣,黑色包臀裙,黑色薄丝袜和绑
带高跟鞋走了进来。

  「来了啊!」李总起身,把他办公室的门反锁上,把窗帘也拉上了。

  「李总,你看这个保险……」妈妈从包包裡面拿出几张纸。

  「呵呵,那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看,这麽多家保险,我就买你们家的,
你是不是该……?」李总『委婉』的说了一句。

  「呵呵,那是肯定的啊……」妈妈媚眼一抛,抓着李总的手往她身下摸去,
李总只感觉摸到一处湿漉漉的东西,才反应过来这个熟女今天来的时候连内裤都
没穿,丝袜都是开档的……李总登时硬了……

  妈妈见时机差不多,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以及被锁上了,所以不会有人进来,
起身走到了办公桌旁边,拉开李总的西裤,李总梆硬的阴茎瞬间弹了出来。

  李总的阴茎确实很大,长度可能比正常尺寸多点,非常粗壮,虽然没有年轻
人的翘度,但也能让大部分男人失去自信,我就是其中个。

  妈妈的手在不停的套弄着,李总从兜裡拿出个安全套,递给妈妈,「来,给
我戴上。」

  妈妈接过安全套,却随手往沙发上扔,「不用,今天你射我裡面。」

  「哦?你不怕怀上?」李总有些惊喜,毕竟不带套的感觉更让人上瘾。

  「我算着日子呢,没事儿,再说跟你生个儿子我也愿意啊!」妈妈挑逗的说。

  内射!妈妈居然要他内射!我差点儿喊出来,内射,我的妈妈居然就这样就
给了其他男人顶级享受。

  此时我的妈妈正坐在李总的大腿上,胸罩已经完全被摘下,李总用嘴含住了
妈妈左边的乳峰,另只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摸来摸去,调抖的妈妈面色潮红,娇喘
连连。

  「讨厌,弄得我湿死了,内裤都不能穿了!」妈妈挣脱了李总,走到办公桌
前,转过身去,背影遮住了大半个萤幕,美臀半坐在办公桌上,把桶裙侧面的拉
链拉开,然后慢慢褪下,扔给了李总。

  「哈哈,不能穿了就快脱了吧,我们来正事儿。」李总的肉棒挺立着。

    「在这儿来吧。」妈妈拍了拍桌子。然后脱掉了内裤,又扔给了李总。

  「我喜欢。」李总接住扔来的内裤,闻了闻,随手扔在沙发上,向办公桌走
来。
              
    李总的个子在米八左右,所以桌子的高度对他不是问题,他把妈妈抱住,往
起托,放在了桌子上妈妈用胳膊撑着上身的重量,屁股卡在办公桌的外沿,小腿
分别被李总左右手抓着,咔、咔两声,高跟鞋被李总脱下,扔在了地板上。

    妈妈现在全身上下只剩下了肉色的吊带袜。只见李总把他的性器顶在妈妈的
双腿中间,慢慢的摩擦着。

  「亲爱的,快进来。」妈妈的脸蛋愈发红润,下身不住地往前拱,「给我!」

  「给你什麽??」李总坏笑着,继续挑逗着妈妈,「说出来!」

  「鸡巴,给我你的大鸡巴~」妈妈哼唧着,语言也越来越露骨。

  「谁的大鸡巴?」李总还不依不饶。

    「老公的大鸡巴,我要!」

    妈妈此时性致高涨到了顶峰,已经口不择言了,我突然有点同情妈妈。

  「宝贝,老公来了!」李总说着,用手扶着他的肉棒,慢慢的塞入妈妈的双
腿间。

  也许是因为妈妈的桃花源口早已氾滥,肉棒向前的毫无阻力,插到底。

  「啊~」妈妈传来声悠长的呻吟,让屋内两个男人明白了此时她的快感。

  「老公,好爽啊!」妈妈舒服的声音,「使劲,使劲的干我,啊,啊……」

  镜头随着两人的动作晃动着。桌子上妈妈已经完全平躺下,用手抓着自己的
双峰,嘴唇微张张着,随着李总的抽动吐出嗯嗯的声音,李总则将她的双腿并在
起搂在怀中,以防止面前的女人被自己顶的太远。

  啪啪啪啪,嗯啊,啪啪啪,好爽,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哦哦,啪啪啪肉体
碰撞的声音,夹杂着妈妈的呻吟和李总的喘气声,让屋内变得格外安静。我都可
以听到我脉搏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李总的性能力让我有些咋舌,手机右上角已经更换了1
0个数位了,李总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啊啊啊啊,老公,啊,你太棒了,比啊,比那个废物强太多了,嗯啊,我,
我要你天天操我,操死我……」

    妈妈淫荡的面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而我却在琢磨她口中的那个废物
是指谁,爸爸?或是妈妈其他不称心的情人?

  「来了,我要射了!」我期盼已久的台词出现了。

  「射我裡面,我也要到了!」妈妈喘着气说。

    「嗯」声低沉的声音,李总提身顶在妈妈的胯间,然后僵住了几秒。

    我能想像的到,注注滚烫的精液正从他的马眼中,高速喷射进我妈妈的子宫,
强烈的冲击感和兴奋感带着她冲上了顶点……

  「啊~」妈妈颤抖的下体和满足的表情告诉我她此时有多麽幸福。

  「宝贝,」男人将湿漉漉的阴茎慢慢拔出,「你可真够淫荡的!」

  半个小时后,妈妈拿着签好的保险合同离开了李总公司。

  这天我在家裡捡到了一个U盘,也不知道是谁的,就放了起来,直到妈妈回
家,吃饭的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起来,应该是妈妈的同事,妈妈走回卧室接通了,
我听见妈妈隐隐约约说着:「喂,小董。」

  「徐姐,我有个U盘落在你家了,裡面还有上次拍你的视频。」电话那头说
道。

  「真讨厌,让你别拍了……」

  「好吧好吧……我找找,明天拿给你。」说完妈妈挂了电话,然后屋子裡响
起翻找东西的声音,最后还听见妈妈好像说了一句:「真奇怪了……哪去了……」

  听完后我瞬间没有了吃饭的欲望,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回屋了,到了晚上我确
定妈妈睡着了的时候,把U盘找了出来,插在了自己的台式电脑上。

  U盘裡面有一些公司的报表啊,还有客户资料什麽的,下面还有一个MP4
格式的视频档,看起来应该是手机录製的,我点开:

  镜头裡是在一条公路的路旁,天已经完全黑了,首先镜头对准了妈妈的脸,
然后往下移,移到了妈妈的身上,妈妈的微微下垂的乳房是完全裸露在外面的,
乳晕很大,而乳头上戴着一副乳链。

  镜头移动才发现妈妈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束腰,除此之外就剩一
双高跟鞋了,也就是说妈妈不止是『坦胸露乳』,而且还是光着屁股出门的。

  妈妈对着镜头晃了晃她那对大奶子,晃的乳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然
后妈妈对着镜头转了一圈,平时妈妈都是很苗条的身材,腹部从来不会有赘肉。

  镜头转到妈妈屁股的时候,妈妈还特意抖了抖自己的翘臀,意思是:「赶紧
来草我的屁股吧!」

  接着妈妈转了回来,正面着手持摄影机的这个男人,蹲下解起了男人的裤腰
带,然后把男人的鸡巴掏了出来,掏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硬邦邦的了,这也难怪,
谁在公路旁边看见一个裸露着还戴着乳链的美熟女能不硬呢!

  妈妈一低头把龟头含在了嘴裡,吸吮了几下又吐出来,吐出来的时候嘴裡还
发出『啵!』的一声响。妈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髮,随后又含了进去,正当妈
妈打算含的深一点的时候男人说话了。

  「别吃的太深,那样射的太快了。」听声音我才听出来这是小董啊,妈妈公
司的同事,来过我家几次,每次都是色眯眯的盯着我妈看,看来是老情人了。

  「好吧!」妈妈抬头笑了笑,随后用一隻手握着他阴茎的根部,另一隻手放
在小董的大腿上,重新含了进去,这次妈妈只是轻轻地含住了龟头部分来回吸着,
小董的鸡巴确实是够长的,虽然比起外国人还是不行,但是在咱们国人裡面算是
很长了,妈妈只吞进去一个龟头就好像已经填满了她的嘴巴。

  妈妈大概只裹了两分钟之后,小董似乎已经有了射精的欲望。

  「要射了吗?」

  「唔……差不多了!」

  妈妈把他的龟头从嘴裡吐出来,然后捧着她那两颗挂着乳链的奶子夹住了他
的鸡巴不停地揉弄着,一阵抖动后从马眼裡射出一股白花花的精液,尽数射在了
妈妈的奶子上。视频到这裡就结束了。

  在视频裡男人射出精液的同时,我也射了……虽然知道妈妈和很多同事都有
染,没想到他们玩的这麽开放,在公路上就这麽大胆……

  过了一段时间妈妈突然『生病』了,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没去上班,我问
妈妈怎麽了,妈妈只说身体不舒服,后来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偷偷翻找了一下,才
发现原来妈妈是前段时间怀孕了,去医院做了人流……这帮同事也太过分了,竟
然把妈妈搞到怀孕了!!

  过了一段时间妈妈休息好就又去上班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妈妈给我打了个
电话让我自己吃晚饭,她要晚点回去,我心想这帮人这麽心急,妈妈才第一天回
来上班,他们就要迫不及待的搞妈妈……

  我的想法果然是对的,原来妈妈下班之后就和两个男子一起去了宾馆开房,
都是她的同事,一个是小董,另外一个男的留着小平头,我不知道叫什麽。

  在宾馆裡妈妈脱着衣服,旁边的小董说:「徐姐,快脱快脱……」

  「你看你们猴急的,我这刚刚回来上班……」

  「这不是太久没见你了吗!」

  「我来公司这麽长时间,哪天少了你们祸害了,一群没良心的!」

  「呵呵,不是徐姐你太性感吗,哈哈!」

  「你们今天都轻点捅咕我,我刚做了人流……」

  「翎姐,这次是谁的种啊?哈哈!」小董调笑着问妈妈。

  「这麽多人都射过,估计翎姐自己都不知道了吧,哈哈!」小平头在一旁说道。

  「都怪你们……非得射裡面……」

  「哈哈!」两个男人笑了笑。

  「平时让客户玩,下了班你们还得接上!记住了啊,今天都轻点弄,都少使
点劲儿……」妈妈提醒着他们。

  「呵呵,知道了,都等不及了。」小平头走到妈妈面前。

  与妈妈平视,伸手托起妈妈的下巴,吻向妈妈。妈妈开始时有些抗拒,可以
在小平头吻住妈妈后,妈妈也主动的和小平头激吻起来。

  大约一分钟后,小平头停止激吻,用手抚摸着妈妈的脸庞,「小乖乖,把舌
头伸出来。」

  妈妈的表情充满渴望,顺从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小平头一口将妈妈的舌头吞
下,开始了激烈的舌吻。

  小平头明显是花丛老手,在舌吻妈妈的同时,双隻手握住妈妈的乳房,隔着
内衣,不停地揉捏和拉伸妈妈的乳头,视频中不断传来妈妈淫荡的呻吟声。

  五分钟后小平头才将妈妈的舌头吐了出来,他命令妈妈张开嘴,将口中的唾
液吐到妈妈的嘴裡。妈妈想得到宝贝一样,立刻咽了下去。

  在妈妈咽下去后,小平头又往妈妈的口中吐了一口,妈妈再咽下去,一直重
複了5次。

  看着妈妈淫荡下贱的表情,小平头坏笑了一下,把妈妈推向沙发,他将妈妈
的内裤脱下,两腿分开,把头部伸向妈妈的淫穴,用舌头向妈妈的阴蒂部位舔了
一下,妈妈的身体明显一震。

  看到妈妈身体的反应,小平头很高兴。他再次把舌头伸向妈妈的淫穴部位,
疯狂的舔舐起来,受到刺激的妈妈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嘴裡发出「啊啊啊」的叫
声。

  几分钟后,小平头把中指插入妈妈的阴道,勐烈的抽插起来,妈妈这时兴奋
的淫叫着,「好舒服,好舒服,啊啊……」

  小平头的手指一会儿浅插,一会儿深插,另一隻手在不停地玩弄的妈妈的阴
蒂,妈妈的阴蒂已经明显勃起,小平头每一次玩弄妈妈的阴蒂,妈妈的身体就震
动一下。

  剧烈的刺激使兴奋的妈妈在10分钟之后迎来了高潮,身体痉挛,淫穴喷出
大量淫液。

  小平头没有怜惜躺在沙发上喘息的妈妈,一把抓住妈妈的头髮,将她从沙发
上拽了下来,扔到地上。

  小平头脱掉内裤,自己坐在沙发上,小平头的阳具勃起至少15cm长,巨
大的龟头至少有5cm粗。

  躺在地上的妈妈看到小平头的阳具后,像狗一样爬向小平头,在刚要触摸到
阳具的时候。小平头用手抵住妈妈的脑门,一旁的小董递给妈妈一个硕大的假阳
具,至少25cm长。

  「把它整根插进你的骚屄,就让你舔鸡巴,骚货。」

  妈妈接过假阳具,把它插入阴道,由于假阳具太长,无论妈妈怎麽调整身位,
总有7、8cm插不进去。

  小平头示意妈妈半蹲,不知道小平头要使什麽坏主意的妈妈,按照小平头的
要求半蹲着待好,露在外面的假阳具紧挨着地面。

  毫无徵兆,小平头勐地一用力把妈妈往下一按,「噗嗤」一声整根假阳具没
入妈妈的淫穴。一声长叫,「啊……」剧烈的疼痛使得妈妈倒在地上翻滚,假阳
具直接插入妈妈的深处。

  小平头丝毫没有怜惜妈妈的样子,他一把抓住妈妈的头髮,将妈妈拖到身前,
将巨大的阳具插入妈妈的口中,另一隻手则解开妈妈的胸罩。

  妈妈跪在沙发前,下身插着没入子宫的假阳具,嘴裡给小平头做着深喉口交。

  小平头将两隻腿搭在妈妈的肩膀上,巨大的压力使得妈妈根本无法直起腰。
巨大的阳具在妈妈口中来回抽插,一声呕吐的声音,妈妈将胃中的食物吐出,半
消化的食物与口水从妈妈的嘴中流下。

  小平头没有理睬妈妈,硕大的阳具继续在妈妈口中抽插,每一次都是深喉。

  「啊……」的一声,小平头将精液射入妈妈口中。

  小平头将妈妈提到沙发上,用手把妈妈的淫穴扣开,拿出妈妈没入子宫的假
阳具。

  妈妈拔出假阳具后的淫穴没有闭合,而是向人呼吸的嘴一样,大大的张开着。

  小平头将阳具直接插入妈妈的阴道,大力的抽插着,双手揉捏着妈妈的乳房,
妈妈的乳房被揉捏成各种形状,给人一种随时都会爆开的感觉。

  「啊……果然……还有……好深……好爽……再来点……再深深一点……」

  妈妈,没几下就已经顶住也花心口,肉棒没深入进去,只是不断研磨,挑动。

  「啊啊啊……终于顶到底了……大鸡吧好粗好长……爽死了……哎呀……又
磨我……尝过这个以后……以后可怎麽办……又快来了……这次……这次好像有
点不一样……」

  他扛着妈妈的双腿,阳具在妈妈的阴道裡频繁的进进出出。妈妈「啊啊啊」
的叫着,在小平头阳具与妈妈淫穴的抽插缝隙间,分泌出大量的淫液。

  他十分兴奋,他双手抓紧妈妈的乳房将妈妈的上身从沙发中提起,大力抽插。

  妈妈忽然小声喊道:「不行!别弄裡面!!上次流产就是你们害的!」

  半分钟后,小平头将精液射入妈妈的阴道。小平头将射完精后的阳具从妈妈
的淫穴中拔出,用妈妈的乳房擦拭乾淨。

  妈妈非常不满地拍了小平头一下,「都说了别让你射进去!你还要我流产吗?」

  「回头吃药吧。」小平头点了根烟。

  这时,小董扶着肉棒走到妈妈跟前,「徐姐,该我了……」

  一分钟后,『啪啪啪』的声音在房间裡响起。

  「徐姐你天生就是个贱货,千人操万人插的破鞋……」

  「啊啊啊……啊……是,我是贱货,是喜欢被千人操万人插的贱货……」

  十分钟后小董浑身一抖,一股精液也射进妈妈的阴道裡。

  此时妈妈的阴道已经有两股精液,扒开阴唇,精液正往外流着,小董坏笑着
从桌子上拿过来一个杯子,放在妈妈阴道口下面,过了一会儿,精液尽数流到杯
底,小董拿起来把杯子递给妈妈。

  「来徐姐,尝尝自己下面流出来的……」小董坏笑着冲妈妈说道。

  妈妈一脸无奈的表情,举起杯子把杯底储存的几毫升精液一饮而尽。

  回到家后,妈妈一头扎进浴室,用花洒仔细冲着下体,希望把残留的精液用
水冲出来,半晌,妈妈围着浴袍出来了,回到屋子裡,从包裡翻出避孕药,拿了
两粒吃了下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