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第28章(上)】【作者:8083979】【未完待续】

  二十八、强化训练(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没……没带……那个?」听到阿涛的话,小欣猛然惊醒,有些羞涩的问道。

  「什么?带哪个?」

  阿涛明知故问的问道。

  「就是……就是……那个啊?」

  小欣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个?那个是哪个?」

  阿涛也不肯说。

  「就是……就是……避孕套啊……」

  小欣的声音很小,害怕别人听到。

  「带那个干嘛?我又不是没内射过。」

  阿涛轻描淡写的说着。

  「你……你不是答应过我吗?只要……只要我听你的……就要带那……那个啊。」

  小欣有些懊恼的说道。

  「是吗?那你听话了吗?」

  阿涛还在调戏小欣。

  「我……我都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欣有些心虚的说道,毕竟刚刚她还是很抗拒的。

  「光来了可不行啊,还要听话啊。」

  阿涛应然老神在在的说着。

  「我……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看到谈判无果,小欣只好委曲求全的说道。

  「这段时间都听我的?包括出去旅行的事?」

  阿涛开始得寸进尺。

  「我……我……」

  小欣有些犹豫了。

  「我什么?你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你可以回去的。」

  阿涛步步紧逼。

  「……我……我答应你,你要你也能遵守你的承诺。」小欣壹阵沈默,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壹样,说道。

  「这才乖嘛。这段时间要对我言听计从,当然还和以前壹样,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也不会让你做太过分的事情,等明年我去实习了,我们就可以分道扬镳了。怎么样?」

  阿涛说出了条件。

  「……好……好……」

  小欣壹阵犹豫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OK,既然谈妥了,那就好办了。去吧。」

  阿涛轻松的说道。

  「去哪?」

  小欣疑惑的说。

  「去买套子啊。」

  「我……我去买?」

  「当然。」

  「可是……可是……我……」

  「可是什么?是你非要带套子,我同意了,那你就是买吧。」「我……我……我怎么买?」

  「去选个你喜欢的牌子,然后付钱,拿回来,给我带上,自己脱光了躺下,不会吗?」

  「你……你……我……」

  「你你你,我我我的干嘛那?还没开始干,就叫上了?」阿涛全程的语气都无赖至极。

  「怎么了?不去买?那就直接来吧。我随时欢迎。」看到小欣无言以对,阿涛继续说道。

  「我……我去……我去买。」

  这可真的把小欣逼到了死角,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妥协。

  「这就对了嘛,都说了要听我的,还在着唧唧歪歪的。」阿涛还是不肯放过她,继续羞辱着小欣。

  小欣说完,并没有马上行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动,应该还在挣紮。

  壹阵沈默过后,小欣鼓足勇气,转身开门向外走去。

  而此时阿涛则好像事不关已壹样,在脱着外裤。

  「麻烦把门关上好吗?」

  由於阿涛的外裤已经推到了脚踝处,而小欣出去的时候,没有关门,所以阿涛不满的抱怨道。

  「开壹会吧,换换空气,房间里的红花油味好大。」小欣脚步微停,轻声说道。

  「毛病还不少。」

  阿涛低声滴咕道。然后开始伸脚把门半掩上了。

  红花油?

  没错红花油。

  我手上的红花油。

  没错此时此刻,我也在这里。

  不过不是002号房,而是001号房。

  我从中午就壹直在001号房里等待了。

  也去有人会问,为什么晚上6点来,中午就需要去等了。

  嘿嘿,我正是我计划中的壹部分。

  其实昨天我和小欣来这家旅店并非巧合。

  在开始要想让阿涛在这种小旅店调教小欣开始,我就壹直在旅店壹条街这边寻找着。

  寻找着壹个能在阿涛操干小欣时,方便我偷窥的好地方。

  由於这种小旅店大多都是店主自家的平房改造的,中间的隔断都是木板,年年长日久难免有破损的情况出现。而这种小店又不会定期装修,周围的学生也不会天天来住,更何况,学生几年就换了壹波。所以他们也懒得花钱去修。

  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很多旅店的墙壁,会有壹些孔洞。而这些有孔洞的房间就成了偷窥者的天堂。壹些资深的偷窥爱好者,会在周末的时候,提前预定这些房间,然后祈求隔壁的校友,能够念在人道主义的精神,开灯交战,满足单身狗的生理需求。

  对於店家来说,他们其实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只要你给钱住店,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目的那。所以也就睁壹只眼,闭壹只眼了。

  至於我是怎么知道这个情况的,嘿嘿,我不是有个老司机室友嘛。

  没错就是四哥。四哥曾经带过壹个妹子出来打炮,结果就被隔壁的朋友从头到尾看了个全场。用四哥的话说,还好自己没怂,从头到尾40多分钟,要不丢死人了。

  当时我曾提醒过他,貌似怂不怂的不是重点好吗?你没考虑下你女朋友吗?

  结果四哥义正言辞的告诉我,那不是女朋友,炮友而已,无所谓。我当时只好对他百般膜拜。

  据说当时要不是四哥半夜起夜,而那边那位以为大家都睡了,打开了灯,这件事也不会被发现。当时四哥义愤填膺的就去敲了隔壁的门,我本以为会是壹场大战,结果两个人聊了几句成为了好朋友,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吗?

  后来,四哥就通过他的这位朋友大概了解了这壹带的孔洞分布情况,在平时的打炮活动后,也会偷偷的去偷……不不不……是观摩壹下隔壁的战况。

  四哥之所以把这些告诉我们,其实主要目的就是让我们带自己女朋友出去的时候,要注意壹下,别稀里糊涂的让自己的女朋友给人家看光了,自己还不清楚状况那。

  四哥是好心,但是这个消息到了我这个把自己的女朋友送给人家操的人耳中,却变了味道。

  这些地方简直就是我偷看小欣与阿涛性爱的好地方啊。

  所以在有了这个决定后,我就有意无意的套着四哥的话,了解了几家店的情况,最后才定下了这壹家。

  在我的计划里,周五晚上的性爱,在小欣看来,是我们两个人的甜蜜时光,但是对我来说,甜蜜时光当然没有错,但是,还有着别的目的。

  首先,我要用这甜蜜的氛围,让小欣因被阿涛调教而紧绷的心得到舒缓,同时发现我和阿涛的不同,我对她的态度,是温柔和宠溺,而阿涛确实强硬和羞辱。

  如果非要比较性能力的话,我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但是对於爱情来说,性,只是其中的壹个组成部分而已,我要让小欣知道,爱大於性。

  其次,从来到这家店开始,我就有意无意的让小欣刷着存在感,从登记身份,到买零食。我多次把小欣推到前面。这样在她被阿涛硬拉来的时候,就会很是羞愧,而这种羞愧正是我们这次计划所要击溃的。

  毕竟我们的下壹步任务,是要小欣在旅行中接受更大尺度的调教,如果她不能完全的放开,那将无功而返。

  而如果到了那里再进行调教的话,短短几天时间,恐怕难见成效,所以我只能提前开始淮备。

  阿涛这次的任务,除了在性爱中满足小欣的需要之外,就是各种逼迫她去面对店主。当壹个昨晚刚刚和壹个男人来开过房的女孩,今天又跟另壹个男人来开房,而且还需要来买避孕套,那她要干什么,可想而知。

  那店主会怎么看待她?壹个脚踏两只船的淫娃?还是壹个为了挣钱的援交妹?

  同时,小欣的心里会怎么想?这个店主会怎么看我?我不是太淫荡了?

  有的时候,这种心理持续的时间长了,会自然而然的变成壹种心里暗示。

  我是不是太淫荡了?我太淫荡了?我好像是有些淫荡。我确实很淫荡!

  这是壹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於小欣来说,我不想下太猛的药,毕竟我想要的小欣是壹个开放性感的老婆,而不是壹个放纵不堪的荡妇。

  从他们进店开始,我就放下了电话,毕竟这种地方的隔音,实在渣得不可救药。我透过房间的出气孔向外偷看,看着小欣从为难到接受,这是壹个好的开始,随着次数的增加,她会慢慢的习惯那异样的眼神,直到可以接受在陌生人面前,有壹些出格的举动,这样这次的旅行才会完美。

  我想壹定有人会问,那你进了001号房,老板不会注意到吗?

  嘿嘿。这就是我选这家店的另壹个原因。

  我之前观察了很久,这家店白天和晚上是不同的人看店。貌似现在外面的男店主,白天有工作,他们壹般是早上八点半和晚上五点左右换班。白天都是女店主在这里,这也是我为什么中午就来这里等待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女店主,昨晚没见过我。而我明天可以等到中午再走,这样男店主也不会见到我。

  其实,我昨天中午就来过这家旅店,在女店主那里定了两天的房,除了今天的002号房,用的是阿涛的名字外,其他两间都是别人的名字,反正订房间也不需要等级,我就随便编了个名字。

  昨晚我和小欣住的房间,就是其中壹间。我和小欣到了旅店壹条街后,我就偷偷的给阿涛发了壹条短信。然后阿涛掐算着时间,给旅店打来电话,说是晚上有事,不过去住了,就这样,当我和小欣到了这里时,正好会有壹个刚刚退掉的房间,由於别的旅店都满员了,所以我们也只能住在这了。

  这是巧合,至少小欣相信是巧合。

  昨晚阿涛也确实和小蕾住在了对面,这也是提前安排好的,怕哪天小欣和小蕾聊天,小蕾说没在那里住过,而导致露馅。当然小蕾也不清楚为什么要住在那里,只是阿涛说提前定好了,她就跟这去了。毕竟她现在确实怕阿涛的出租房里会有老鼠。

  昨晚的壹切就是这样看似巧合的进行着。在壹夜真情实意的温馨过后。下壹步的计划,也在悄然实施。

  今早吃饭的时候,我再次给阿涛发了短信,然后就故意细嚼慢咽的拖慢进度。

  而阿涛那边,因为小蕾今天也需要排练,所以也顺理成章的早起吃饭。

  这之后,小欣按照预想的拒绝了我送她去教学楼的要求,然后就很巧合的在独自壹人去教室的路上,遇到了送小蕾去排练的阿涛。

  这是的阿涛做出了,猥琐的表情,好像是所有的壹切都被他发现了壹样,这是在为之后的电话做出铺垫。

  自然而然的,想想阿涛早上淫荡的表情,接到电话的小欣,很容易的就相信了他,所谓「早上看到你了,就想你了」的说辞。

  之后当然就是阿涛壹系列,死缠烂打,威逼利诱的纠缠,虽然后来措辞有些过激,但是基本战略目标是达到了。

  电话打完了,我就出发了,趁着是女店主在的时候,提前进入了001号房,确认了那个隐蔽的偷窥孔洞,虽然没有在阿涛出租房里那么舒适,但是也勉强能够达到要求。

  就这样,我无聊的在下午睡了壹觉,为了养足精神,好进行晚上的战斗。

  在阿涛的电话声中醒来,听着他们壹路走来的争执,本来只是想要调教小欣在陌生人面前变的开放些,没想到阿涛的用力有些猛,而小欣又真的想要尽快结束这段令人不齿的勾当,所以现在的结果,竟然出乎意料的是,小欣竟然答应了阿涛,只要遵守诺言,就万事好商量的的条件。

  我的傻小欣啊,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掏出魔爪吗?现在的她还无法想像,阿涛这种花丛老手,玩弄女人的方式千奇百怪,去过她真的对阿涛壹切配合,那么等旅行回来后,她还能真的拒绝阿涛的阳具吗?我想到那个时候,可能就不需要我和阿涛再去研究之后的计划了,她很可能自己就找过去了。

  当然现在这壹切都是未知,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之后结果会是如何。

  得到了意外收获的阿涛,很是得意的壹头栽倒在床上。

  「大哥,这药味确实太大了。」

  他头冲里的倒在床上,其实是为了跟我说话。

  「操。大意了。」

  我低声说道。

  「唉。」

  阿涛低声叹息。

  「没事我自己解决。」

  我赶紧应付了壹句,我可没时间跟他闲聊,我现在要看看外面的情况。

  我悄悄在床上,站起身子,然后通过换气窗想外看去。

  此时小欣已经站在了旅店门口的柜台前,跟老板低声说着什么。

  由於她的声音太小,我根本听不到,只能依稀听到老板的声音。

  「你要什么?」

  小欣的动作有些拘谨。低着头,脸色通红,听到老板的问话,几次张开嘴,最后却又闭上了。

  「什么?」

  老板显然认为她已经说了,但是自己没有听清,所以追问道。

  小欣还在挣紮,估计是看自己实在没办法说出口,最后只得深深的吸了壹口气,然后鼓足了劲,用手指了指老板身后。由於角度问题,我看到老板的身后,但是凭借记忆,我知道那里是货架,她值得应该就是避孕套。

  想想昨天还壹脸轻松的在那里挑选这自己喜欢的零食的小欣,现在却壹副羞愧难当的表情,站在那里用手指着壹盒避孕套,这前后的差距,对小欣来说,真的是不小的冲击。

  「哦,要几个?」

  看到小欣手指的方向,老板壹下就明白了。不过还好他没有说出是什么,要不然小欣会更加无地自容。虽然她就是去买那个的,但是让人家当面点出她要购买避孕套,这对壹向清纯的她来说,还是无法接受的。毕竟这里现在住了好多人,万壹谁听到了,那该多难为情啊。

  虽然她很侥幸的逃过了壹劫,但是老板接下来的问题,却又令她犯难起来。

  要几个?

  壹盒里不是十个吗?难道还有人不够用?不可能吧。

  小欣的身体微微颤抖,感觉随时都会昏倒壹样,她太紧张了。混乱的思维扰乱了她的思路。她以为老板问她要几盒,在她的定义里,壹盒就是壹个整体。

  难道老板让她买好几盒?

  其实她不知道这是,这种小旅店,面对学生,壹般会有这种比较贴心的服务,就是把壹盒避孕套拆封,单个卖。就像以前有把壹包烟拆开,然后单支卖给没钱的学生壹样。

  此时思维已经因为羞涩而混乱的小欣,根本无暇去考虑老板的问题,她只想赶紧买完,赶紧回到房间,不是她有多饥渴,而是她真的有些无力招架老板的眼神了。

  此时,她只得把刚刚向前平指的手指再竖起来。然后张嘴突出了两个字。

  看到小欣的嘴型,我微微笑了起来。

  「壹盒。」

  没错,是壹盒。我没有学过唇语,但是这两个字的嘴型很好认。尤其是现在我的位置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如果是壹个的话,说「个」的时候,嘴是会微微向前撅壹下的,而「盒」这个字,确是需要把嘴向两边咧的。

  听到小欣的答复,老板再次看了看小欣,然后起身,转向货架,之后再次转回,果然,他拿了壹盒避孕套递了过去。

  小欣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那里错了,赶紧伸手去接。

  但是,就在即将接过的时候,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字数:5784

       【未完待续】